返回
頂部

修改密碼

首頁 > 新聞 > 社會 > 正文
山東漢子泣血尋子24年終如願

+1

-1

收藏

+1

-1

點贊0

評論0

他是電影《失孤》的男主原型 騎摩托車50多萬公里找遍中國

山東漢子泣血尋子24年終如願

□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首席記者 曾凌軻 記者 劉琴 姚崗

1997年,山東聊城人郭剛堂2歲多的兒子在自家門口被拐。在老家周邊尋子兩年無果,郭剛堂騎上摩托車在全國尋親24年,走遍31個省市區,騎行50多萬公里,報廢了10輛摩托車。他的故事被改編成電影《失孤》,由劉德華主演,2015年在全國上映引發廣泛關注。

一位50多歲的執着父親,一個讓人無限唏噓的故事,在2021年7月,終於迎來了轉機。

郭剛堂在尋子途中(截圖自郭剛堂抖音)

電影《失孤》劇照

郭剛堂這些年用過的地圖

郭振兒時照片

郭剛堂騎摩托車尋子24年

“只有在路上才對得起兒子”

7月11日,郭剛堂在網絡發聲:這一天對我來説太重要了。同日,極目新聞記者從郭剛堂本人處證實,DNA比對結果成功,他已經找到了兒子,郭振目前在河南。

兒子走失的經過,郭剛堂已講了無數次。1997年9月,郭剛堂兩歲多的兒子郭振在山東聊城開發區被一個陌生女人抱走。失蹤時,他左腳小腳趾和腳面之間有燙傷疤痕,十個手指的指紋中間都是“簸箕”。

彼時,郭剛堂開拖拉機做運輸生意,家境殷實,一家三口住在一個帶院子的平房內。“每次聽到拖拉機響,他就在門口張開小胳膊,一邊跑一邊喊‘爸爸抱’。”郭剛堂對着老房子的照片,仍能回憶起兒子幼時的情景。孩子走失後,他的人生只剩下一個目標:尋子。自責、迷茫、無助的情緒圍繞着這個家庭,夫妻倆2年花光了家裏所有積蓄,還欠下20多萬元外債,兒子仍無下落。

1999年,郭剛堂開始騎摩托車在全國尋親。“只有在路上,才對得起孩子。”郭剛堂説。

戴着頭盔,腰間挎一個水壺,紅色摩托車後插着印有郭振照片的噴繪廣告旗。這是郭剛堂的標誌形象。尋親路上,他曾遭遇車禍,九死一生;也曾因想和疑似的孩子做親子鑑定,遭人打罵。

郭剛堂曾在採訪中講述,騎行至大別山中時,一時風雨太大他推着摩托車前進,突然刮來一陣大風把他吹倒了。他順地一滑,一隻手趕緊抓住了防護柱,右腿已經懸在懸崖上了。望向山下,他想:“只要鬆手,一切苦痛都可以結束。但我死了,誰幫我找孩子?”一轉頭,印有郭振照片的旗子還在雨中,好像在説:“小六(郭振小名)不是一直在陪你淋雨嗎?”

沒有收入來源,郭剛堂年逾七旬的父親在外打工補貼家用。郭剛堂的妻子重拾葫蘆烙畫的手藝,郭剛堂一路尋子,一路賣葫蘆掙些盤纏。還有親戚朋友和好心人的幫忙。每借一筆錢,郭剛堂都會在本子上記下,至今已不知記滿了多少個本子。

“我還有機會讓兒子生活好一點”

20多年來,郭剛堂尋子騎壞了10輛摩托車,走遍全國31個省市區,行程長達50多萬公里。後來,他登上多個電視節目,講述自己的尋親經過。

2015年,電影導演彭三源以郭剛堂的故事為原型,拍攝了電影《失孤》,由劉德華主演。父親執着尋子的故事感動眾人,外賣盒也曾印上他的尋親信息。然而,這一切終未能尋回兒子。

2021年,郭剛堂通過短視頻平台繼續發佈尋親信息。從2月1日開通賬號以來,3個月期間他平均每週發4條視頻,有的是講述他尋子的經過,有的是更新尋子進展,或者幫其他失孤家庭發佈尋親信息。

郭剛堂最後一次直播,在5月15日暫停了,因為他收到了太多疑似信息,需要一一梳理。他最後一條抖音視頻則錄製於5月25日,視頻裏他還在幫一名叫李嬌的女子尋找她的生母和養母。

主持人魯豫的節目記錄了郭剛堂一家認親後的最初時刻,郭剛堂之妻得知消息後説:“哭了一中午,可把我兒翻着了。”郭剛堂也説:“我一直恨自己,為什麼丟孩子的是我。不過還好,我的孩子找到了,我的年齡還不大。我還有機會能讓他生活得好一點”。

視頻中,年過五十的郭剛堂已頭髮花白。有網友説,郭振今年不過26歲, 但郭剛堂夫妻看起來卻像是爺爺奶奶輩了。

■ 親友迴應

30年好友祝福郭剛堂:認親的機票錢我贊助

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訊(記者餘淵)昨日,山東聊城李太屯村老家的親友們,第一時間得知了郭剛堂尋子成功的喜訊,紛紛為他高興。

郭剛堂的表舅郭新國告訴極目新聞記者,至今仍記得1997年郭振被拐走時的情景,事發那天郭剛堂在外拉貨,並不在村裏。回家得知郭振被拐走後,郭剛堂情緒崩潰,夫妻倆跪地磕頭希望鄉親們能幫忙尋找孩子。

“全村好幾百人都出動了。”郭新國告訴極目新聞記者,大家每天自發外出尋找,找遍了周邊角角落落,卻沒有孩子的任何消息。

郭新國也記不太清楚,郭剛堂何時有了一頭白髮。“那樣的日子太苦了。”郭新國回憶,郭剛堂自1998年起,每年大部分時間都騎着摩托車在全國各地找兒子。他很少講遇到的困難,但大家都明白,這些年郭剛堂是憑着一股執念熬過來的。

郭新國告訴極目新聞記者,最近幾年郭剛堂騎摩托車尋親的次數少了,他把一部分精力投入到公安、民政等部門發佈的信息上,同時也會通過網絡平台尋找線索。這些年,有人勸郭剛堂放棄,但他一直堅持至今,“真為他高興,因為一切付出終於有了結果。”

54歲的李太屯村村民王勇也在第一時間,給這位相識30多年的老友打了電話。“我告訴他,去認親的機票錢我來贊助。”王勇告訴極目新聞記者,這麼多年來,郭剛堂的付出是外人難以想象的。為了找孩子,郭剛堂沒了固定收入,每次出門前都要帶上妻子做的葫蘆烙畫維持生計。好在他家裏的情況如今已經大大改觀,前些年村裏拆遷,郭剛堂一家也住進了新房子,“我們都為他感到高興,希望他們一家人能團團圓圓。”


曾幫尋親的山東“拉麪哥”:我感受到郭老師辛酸和不易

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訊(記者劉琴)今年年初,山東“拉麪哥”程運付曾幫郭剛堂發尋親視頻。昨日,程運付迴應極目新聞記者稱,郭剛堂能找到失散多年的兒子,要感謝全國網友的幫助。

2021年初,因15年來堅持賣3元一碗的拉麪,程運付走紅網絡。他曾表示受電影《失孤》的影響,八年前他加入了“寶貝回家”計劃,成為了一名志願者,希望自己可以幫助與家人失散的寶貝們早日回家。於是郭剛堂找到了程運付,希望對方能幫忙找孩子。

7月12日上午8時許,程運付接受極目新聞記者採訪時表示,得知郭剛堂找到了孩子,他無比激動,真心感謝全國網友的熱心幫助與關注。“郭老師來的那天是農曆正月十七,那時很多人圍着我,他就站在攤子旁邊,也沒找我説話。”程運付説,後來才意外得知郭剛堂是特意來求助的,可郭剛堂已經離開。“他離開後的兩三天,我跟他打電話,要他再來一趟。”

3月3日,程運付在社交平台發佈了郭剛堂的尋親視頻。“我想求助拉麪哥,用他